四年前宝能举牌万科 四年后国资救民企

?

四年前,宝能为万科做广告;四年后,国有“救助”民营企业

河东四年,河西四年。

从2015年7月开始,民营企业宝能开始强迫国有企业万科。

后来,与华润的“宝湾争执”退出,国有深圳地铁接管,王石退位。

宝能的负责人姚振华也很悲惨。他被授予“野蛮人”=“土豪”+“仙女”+“有害人”称号,姚振华被授予撤销其资格并被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的资格。

随着形势的变化,四年后,民营企业不再强大,他们投资了国家的武器。

1

8月6日,《中国企业家》描述了东方园林的情况,“山上的东方园林和朝阳国子城的控股股东”。

件且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朝汇新。

本次股权变更完成后,东方花园的实际控制人将由何巧,唐凯改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朝晖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在北京朝阳国都增资并成为第一大股东后,东方花园进入了国有资产时代。

8月6日,江苏民营企业百强威威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控股股东威威集团与徐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股权转让协议》子公司新生集团签订合同,转让28,424,000股由魏伟持有后者,占上市。占公司总股本的17%。

新生集团是徐州市国有大型独资企业,注册资本40亿元。股权收购已经徐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

转让完成后,新生集团成为威威的第一大股东,威威集团的持股比例由32.91%变为15.91%,成为第二大股东。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与许多因财务紧张甚至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出售“国有资产”的民营上市公司不同,威威股权变动的时机处于正常的财务状态。和股票质押。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2

东方花园和薇薇股份的国有股不是孤立的。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园林行业,今年上市公司至少有四宗国有股。

1月2日,铁汉生态介绍了国有资产的战略股东,深度投资控制成本4.28亿股;

1月18日,蒙曹生态控股股东王启明拟将公司持股8,970,500股转让给内蒙古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占公司总股本的5.59%;

2月13日,Palm Share将约1.95亿股公司股份转让给河南豫子保障房,占公司总股本的13.10%,协议单价为每股3.94元;

7月28日,湖南的国有投资被引入,美国和中国的两位高层管理人员超过8.81亿元,转让9.68%的股份。

据统计,自7月以来,国有民营上市公司的积极性持续上升。它促进了大约20家私营上市公司(如Euroshare,捷顺科技,* ST Renle和万达信息)引入国有股东的计划。

买家和卖家都在玩自己的算盘,卖家想要解决资金的迫切需要,买家想要复制底价。

3

以上所有这些都不禁让人想起去年肆虐的“宝湾争端”,终于结束了与铁的争执。

然而,与今年的凶猛相比,这一轮国有资产几乎是在傲慢和套利的方式,据说可以说是在东宫。

对于私营企业上市公司引入国有资产,有四种说法很受欢迎:

1,“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在这一轮中的频繁进入与“去杠杆”和股市调整带来的民营企业资金链紧张以及由此产生的债务问题密切相关;

2.国有企业私营上市公司是一种资本运作。实际上,国有企业不是慈善组织。与私营企业一样,国有企业也是市场主体,必须按照市场规则运作。

3.近期“国家进退”现象不可避免,但要警惕国有企业吃私营企业,拯救民营企业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救助。政府可以通过拯救市场来节省资金。我们的想法应该是拯救企业,选择一家好公司,帮助他们度过难关,然后在适当的时候退出;

批评家总是喜欢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坚持“国民进退”的帽子。

事实上,国有股不能称为“国家进退”,而是一种正常的股权投资。然而,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这种投资具有强烈的“救援”色彩,是一种被动投资。

有人认为“救援”的性质实际上给予了这些民营上市公司“国有企业”的待遇,并将其作为当地稀缺资源予以保护,以避免市场崩溃,或者带走“壳”资源“由外国公司提供。

4

上述说法是仁慈的,智慧见智。

然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这些公民曾经“领导”并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随着形势的变化,这些民营企业面临着一系列严峻的挑战,陷入了一个清晰的发展谷。因此,这些私营企业家会把手中大把的企业卖掉。

有朋友对宜君说,对于陷入发展困境的民营企业来说,能够“卖”是一种运气,但更可能遇到麻烦,但没有人带头,然后就不得不破产。私营企业,这些私营企业即使破产也不会被接管,甚至无法进入公众视线。

因此,民营企业为何会降到这样的水平,是中国企业家思考的关键。

民营企业是一项开拓性的事业,希望能唤醒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