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R溢价1倍收购雷士照明中国业务 吴长江等待判决

?

02222.png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KKR溢价1次收购雷士中国:PE中的雪炭,吴长江等待判断

2bf6-icapxpi0038870.jpg

文|投中网陶惠东

8月11日,KKR宣布与雷士照明达成协议收购雷士照明中国(雷士中国)。消息一出现,雷士照明的股价就上涨了57%。另一家带来ST帽子的A股上市公司Dehao也回应了涨停。

雷士照明是中国照明行业的领导者。 2018年,其销售收入达到49亿元,并已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 KKR收购雷士中国后,将寻求在A股市场上市。预期的内部收益率不低于18%,否则将寻求其他退出方式。

高级100%KKR花费46亿现金

KKR收购NVC中国,即中国的雷士照明品牌照明业务,是雷士照明的核心业务。 2018年,雷士照明70%以上的销售收入来自中国市场,雷士品牌占比超过90%。根据披露的财务信息,雷士中国2018年底的净资产为24亿元人民币,占雷士照明净资产的71%。雷士照明2018年的净利润为3.6亿元人民币,2017年的净利润为3.9亿元人民币。

交易完成后,香港股票上市公司雷士照明将保留三大业务:

中国保留其业务。雷士品牌在中国生产和销售非照明产品,包括家居建材,电脑设备等;

中国ODM业务。为中国第三方品牌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照明产品。

国际商务。雷士照明的海外业务包括生产和销售雷士/雷士品牌产品,照明/非照明产品。

雷士照明很难拒绝KKR报出的价格。

交易宣布前,雷士照明的股价仅为0.7港元左右,总市值仅约30亿港元。换句话说,KKR对雷士照明中国业务的估值接近雷士证券总市值的两倍。

交易形式是KKR将与NVC Lighting建立合资企业,KKR持有该合资企业70%的股份,而NVC Lighting持有其余30%的股权。该合资企业将成为收购雷士中国的支柱。雷士照明将在交易中获得46亿现金,而30%的合资公司将以约9.5亿元的价格收购。

雷士照明还宣布计划发行特别股息。收到46亿元现金后,70%的股息将分配给股东。经过各种费用后,每股股票将获得0.9港元的股息,这已超过之前的0.7港元股价。因此,交易宣布后,雷士照明股价大幅上涨,8月12日收盘价上涨57%。

KKR Fund将在四年后到期并将寻求A股上市

KKR的收购溢价为100%,实现收入的方式可能是A股上市。

据了解,此次收购雷士中国是KKR的旗舰亚洲第三期基金。

KKR亚洲第三期基金于2017年4月上调,并将于2023年到期。总规模为90亿美元,到2019年6月底已投资30亿美元。

这意味着收购雷士中国将使用KKR Asia III Fund超过10%的资金。

款,雷士照明将在四年内提出恢复A股计划。如果KKR的内部投资收益率达到18%,KKR应该批准NVC重返A股的计划,各方应该合作。

如果A股上市未在48个月内完成,雷士中国将在其他市场寻求IPO,KKR也可寻求其他退出方式,包括但不限于整体销售。

KKR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杨文涛表示:“中国照明市场在过去20年中经历了快速增长,并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新一代产品的推出而不断发展。雷士中国是一个作为照明行业的领导者,凭借广泛的分销网络,知名品牌影响力和强大的产品设计能力,我们期待与雷士中国优秀的管理团队合作,支持他们的长期发展计划,为中国照明行业的整体发展做出贡献。贡献,而KKR也将进一步深化中国市场。“

副作用:节省A股上市公司Dehao

雷士中国的拆分实际上是雷士照明的长期计划。 NVC是雷士照明的最大股东,是一家在A股市场上市的小型家电公司,持有雷士的24%股权。德豪实际控制人王冬雷也曾担任雷士照明董事长。雷士在中国最早的目标买家实际上就是德豪。

早在2018年1月26日,德豪就宣布已决定收购一家LED照明制造资产,称其已与该对手方签署了收购意向协议。同年3月15日,Dehao宣布以雷士照明为目标收购中国业务。 6月30日,德浩,明确的收购目标是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雷士中国业务的主要公司),预计耗资40亿元人民币。

然而,这项收购还没有完成超过一年,这使得KKR有机会接受投资。 2019年5月16日,雷士照明宣布对其中国业务进行战略评估,并与潜在投资者协商出售其大部分中国业务。 3个月后,KKR达成了一项傲慢的交易。

出乎意料的是,KKR的“横切爱情”对Dehao也有好处。被合并吹嘘的德豪在周一开市后有涨停。过去两天股价上涨超过11%。目前,德豪的内部外交很难,而KKR的射击很可能成为关键的生命线。

德豪陷入了亏损的泥潭。 2017年和2018年,德豪分别亏损9.71亿元和5.89亿元。在2019年第一季度,又损失了7975万元。由于连续亏损,Dehao带来了ST的帽子。如果2019年度报告仍无法盈利,德豪将直接退出市场。

KKR对雷士中国的总估值为55.59亿元,远高于DHL之前发行的40亿元的价格。作为雷士照明的主要股东,德豪只需投入8亿元现金即可获得特别股息。这不值得Dehao挽救生命的钱。

吴长江:等待命运判决

一个令人尴尬的巧合是,当雷士照明打包中国业务时,其创始人吴长江正在等待他的命运。 7月25日和26日,吴长江的资金挪用和占领职业在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开庭,并在选举当天宣布。在2016年的一审判决中,吴长江被判处14年徒刑,2018年,二审被撤销并送回再审。因此,这一判断将决定吴长江的自由。

当然,这两件事已不再相关。早在2014年,吴长江被惠州警方拘留,失去了五年的自由。他持有1.3亿德豪的股票,2017年以7.8亿元的价格在闲置的鱼上拍卖。

吴长江的生活起伏不定,情节堪比香港电影。他的雷士照明是中国照明行业的领导者。 2010年,吴长江曾以390元的价格攀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在创业过程中,吴长江与每一批股东爆发,最后在最后的“战争”中失利,不仅被赶出了他创立的公司,而且还被困。

早在2005年,吴长江和他的两个合伙人以及已经经营了七年的老同学就摔倒了,几乎被赶出了公司。然而,在推出全国经销商“强迫宫殿”之后,吴长江以雷士照明的巨额回购股份为代价重新获得了该公司。为了筹集资金,雷士照明进行了一轮私募融资。 PE机构赛福在这方面投资于雷士照明。

2012年,吴长江和投资者赛福和施耐德爆发。 Safran和Schneider担任董事会成员并开除了吴长江。吴长江用旧方法发起经销商联合抵制。吴长江和赛福的伙伴在黑暗中挣扎,斯文席卷了整个土地,从商业到人类的相互厌恶。

吴长江说:“你看他50多岁了。他真的可以说话,数数,也可以说谎。”

他评论吴长江:“他是一个双性格的人,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人。人性中的邪恶在他身上非常明显。”

在战斗过程中,吴长江介绍了德豪,并在德豪董事长王冬雷的支持下回到了公司。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4年,吴长江和王冬雷再次垮台。王冬雷说,吴长江是个“大恶人”。吴长江说,王冬雷“是一个粗暴的人,我看不起他,接下来的三种方法可以说出来。”这次吴长江失去了一切。

一次又一次,吴长江被贴上了一个强烈的“草”标签,给了他“小熊”这个名字。在与赛峰集团的战斗中,所谓的资本,即PE,被置于前所未有的聚光灯下,舆论形象混杂,很多人都把它视为掠夺者。多年后,媒体要求他对最终的投票结果进行投票。 “雷士”这个词脱口而出。

陈友然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