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看世界,他看诗人之心!陈雨为诗人造像

  雕刻星光陈雨为诗人造像

  文郝青松

  造像是一个出于纪念的行为,留下时间的刻痕,留下历史的荣耀。造像也是书写历史,也是艺术批评。艺术史也是批评史,也是造像的历史。每个人的创作都是自我造像,而历史写作则是为历史造像。如此看来,一位肖像画家的造像就远非摹仿写真那么简单,而是出于对历史价值的把握和判断。

  陈雨的造像特别的选择了诗人,而且是现当代诗人。这是一个高贵的群体,他们好像漆黑夜空中闪亮的星辰,却孤独地存在于遥远的天际,近乎不见。他们仿佛先知,用诗歌隐喻和预言这个世界。世界太霸权,于是诗人就被开除,或者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古拉格。根本意义上,诗人是反现代的,现当代诗人也是活在对现代性的反思中,如同波德莱尔在《恶之花》中揭示的。诗歌现代性与已经异化成工具理性的社会现代性的对抗性张力,使得这个废墟世界还有一点希望,期待天亮的时刻。

  这是诗人和诗歌的意义,他们孤独却启示了明天。这也是陈雨为诗人造像的意义,以肖像确认诗歌,确认艺术的先知性。

  陈雨有一种天赋的能力,仿佛看透了诗人的灵魂。诗人看世界,他看诗人之心。他更有画出诗人灵魂的能力,更特别以水墨的方式。

  水墨原本就与诗歌一体,文人画之祖王维即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名世,诗书画印更是一幅文人画的完整结构。但在中国画现代转型中,各种技术性的看见太过彰显,不可见的诗性却真的不可见了。当水墨成为视觉艺术,其实不但丢失了原本的古典诗性,也没有进入现代艺术的诗意栖居之地。因此,重新唤醒水墨的诗性,具有双重意义,古典与现代在此交汇。某种意义上,陈雨的诗人造像也是对现代水墨形式化和观念异化的修正。

  诗歌富有灵性,隐喻而精炼。水墨也是一种类似诗歌的语言,不假思索,跃然纸上,常常容不得半点犹豫。黑白、点线、干湿、浓淡,有时分明,有时胡涂。或许预谋了很久,落笔却刹那之间,须臾而成。将错就错,错了也是对了。并非因错而对,而是因真而对,诗性里存有那一份真。陈雨的水墨里也精妙绝伦地把握了那一份诗人与诗歌之真。诗人多有成百上千首的诗歌创作,陈雨却要在一幅诗人肖像中全部浓缩出来,即便他为一位诗人画了好多幅,每一幅依然是诗人所有诗歌的汇聚。诗人的身姿、朝向、表情、眼神,以及背景的客观或主观,都活化成绘画的诗歌。

  陈雨也成为了诗人,肖像就是他的诗歌。在世界看来,诗人是乞丐。在诗人看来,世界是废墟。在陈雨看来,诗人是先知,是贵族。而陈雨,变成了一个疯狂画诗人的疯子。艺术家大都是疯子,疯子再疯就是天才。他科班油画,却在水墨中成就,却与诗人为伍。

  诗人如星辰,却不留恋黑夜。等天亮了,诗人带着喜悦睡去。陈雨所做的,就是尚在黑暗的时候把星光雕刻下来,等天亮了,诗人就成了纪念碑。

  郝青松:批评家、策展人

  清华大学艺术学博士

  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视觉文化策划与管理系

  

  周梦蝶 63×48.5cm 纸本水墨 2016

  

  美国 雷蒙德卡佛 97×76cm 纸本水墨 2016

  

  斯洛文尼亚 托马斯.萨拉蒙 48×45cm 纸本水墨 2016

  

  意大利 埃乌杰尼奥蒙塔莱之一 48×43cm 纸本水墨 2016

  

  俄罗斯 马雅可夫斯基之二 96×68.5cm 纸本水墨 2016

  

  法国 保尔.瓦雷里 97×75cm 纸本水墨 2016

  

  美国 罗伯特潘沃伦 97×72.5cm 纸本水墨 2016

  

  谢默斯希尼 97×72cm 纸本水墨 2016

  

  赫尔曼黑塞 49×46cm 纸本水墨 2016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 97×68cm 纸本水墨 2016

  后台开放投稿国画家

  雕刻星光陈雨为诗人造像

  文郝青松

  造像是一个出于纪念的行为,留下时间的刻痕,留下历史的荣耀。造像也是书写历史,也是艺术批评。艺术史也是批评史,也是造像的历史。每个人的创作都是自我造像,而历史写作则是为历史造像。如此看来,一位肖像画家的造像就远非摹仿写真那么简单,而是出于对历史价值的把握和判断。

  陈雨的造像特别的选择了诗人,而且是现当代诗人。这是一个高贵的群体,他们好像漆黑夜空中闪亮的星辰,却孤独地存在于遥远的天际,近乎不见。他们仿佛先知,用诗歌隐喻和预言这个世界。世界太霸权,于是诗人就被开除,或者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古拉格。根本意义上,诗人是反现代的,现当代诗人也是活在对现代性的反思中,如同波德莱尔在《恶之花》中揭示的。诗歌现代性与已经异化成工具理性的社会现代性的对抗性张力,使得这个废墟世界还有一点希望,期待天亮的时刻。

  这是诗人和诗歌的意义,他们孤独却启示了明天。这也是陈雨为诗人造像的意义,以肖像确认诗歌,确认艺术的先知性。

  陈雨有一种天赋的能力,仿佛看透了诗人的灵魂。诗人看世界,他看诗人之心。他更有画出诗人灵魂的能力,更特别以水墨的方式。

  水墨原本就与诗歌一体,文人画之祖王维即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名世,诗书画印更是一幅文人画的完整结构。但在中国画现代转型中,各种技术性的看见太过彰显,不可见的诗性却真的不可见了。当水墨成为视觉艺术,其实不但丢失了原本的古典诗性,也没有进入现代艺术的诗意栖居之地。因此,重新唤醒水墨的诗性,具有双重意义,古典与现代在此交汇。某种意义上,陈雨的诗人造像也是对现代水墨形式化和观念异化的修正。

  诗歌富有灵性,隐喻而精炼。水墨也是一种类似诗歌的语言,不假思索,跃然纸上,常常容不得半点犹豫。黑白、点线、干湿、浓淡,有时分明,有时胡涂。或许预谋了很久,落笔却刹那之间,须臾而成。将错就错,错了也是对了。并非因错而对,而是因真而对,诗性里存有那一份真。陈雨的水墨里也精妙绝伦地把握了那一份诗人与诗歌之真。诗人多有成百上千首的诗歌创作,陈雨却要在一幅诗人肖像中全部浓缩出来,即便他为一位诗人画了好多幅,每一幅依然是诗人所有诗歌的汇聚。诗人的身姿、朝向、表情、眼神,以及背景的客观或主观,都活化成绘画的诗歌。

  陈雨也成为了诗人,肖像就是他的诗歌。在世界看来,诗人是乞丐。在诗人看来,世界是废墟。在陈雨看来,诗人是先知,是贵族。而陈雨,变成了一个疯狂画诗人的疯子。艺术家大都是疯子,疯子再疯就是天才。他科班油画,却在水墨中成就,却与诗人为伍。

  诗人如星辰,却不留恋黑夜。等天亮了,诗人带着喜悦睡去。陈雨所做的,就是尚在黑暗的时候把星光雕刻下来,等天亮了,诗人就成了纪念碑。

  郝青松:批评家、策展人

  清华大学艺术学博士

  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视觉文化策划与管理系

  

  周梦蝶 63×48.5cm 纸本水墨 2016

  

  美国 雷蒙德卡佛 97×76cm 纸本水墨 2016

  

  斯洛文尼亚 托马斯.萨拉蒙 48×45cm 纸本水墨 2016

  

  意大利 埃乌杰尼奥蒙塔莱之一 48×43cm 纸本水墨 2016

  

  俄罗斯 马雅可夫斯基之二 96×68.5cm 纸本水墨 2016

  

  法国 保尔.瓦雷里 97×75cm 纸本水墨 2016

  

  美国 罗伯特潘沃伦 97×72.5cm 纸本水墨 2016

  

  谢默斯希尼 97×72cm 纸本水墨 2016

  

  赫尔曼黑塞 49×46cm 纸本水墨 2016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 97×68cm 纸本水墨 2016

  后台开放投稿国画家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