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进入加速期 沪深沈三地发力“综改试验”



国有企业改革进入沪深两地加速期,实施“电力综合改革试验”

ee5b-icmpfxc3254240.jpg

本报记者鲍兴安

国有国有企业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关键阶段。目前,沪深“区域国有企业和企业综合改革试验”和沉阳国有国有企业重点区域和重点环节改革专项工作(“综合改革试验”)已正式启动。在综合改革试验中,允许三地中央企业和其他国有企业根据综合改革的需要实施相关政策,真正实现顶层设计与基层创新的良性互动,最大限度地发挥改革协同作用,推动国有企业改革。有效。

“上海,深圳和沉阳在国有国有企业改革现状方面各有特色。”苏宁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傅毅夫告诉《证券日报》这三个城市被选为飞行员,反映了国家对国有企业的改革。全面布局和探索不同阶段和不同问题。

据了解,上海的“综合改革试验”突出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完善,国有资本授权管理体制的改革,以及员工内生力量的激励,着重深化集中统一。监督经营性国有资产,扩大员工持股试点范围。探索科技成果共享机制,拓宽外部董事来源改革,推动国有企业综合改革的形成。

傅毅夫说,上海是一个国际大都市,一直坚持市场化,国际化,法制化的发展方向,突出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完善,国有资本授权管理体制的改革,和员工内生动机的刺激。完成了地方财政资金的统一监管,为进一步探索国有资产的统一监管奠定了基础。

深圳“综合改革试验”的重点是提高国有资本的效率,增强国有企业的活力。深圳市政府着眼于建立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国有企业管理机制,努力推进“一型一策”,优化国有资产。监督,探索限制性股票的使用,超额利润分享,中长期绩效奖金等手段,建立长期激励约束机制,创新管理和核心骨干持股改革,提高企业科技创新投入。利润评估机制。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进告诉记者,深圳是第一个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地方。国有企业,特别是深圳中央企业建立的企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创造了很多良好的改革经验,包括中外合资企业,公司治理,混合所有制,职业经理人等,都领先于国家。

李进说,目前,深圳国有企业改革后,地方国有企业普遍是基础和公益企业。但是,深圳中央企业建立的分支机构数量很大,达到100多个。

傅毅夫说,深圳是中国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前沿,也是改革开放的先锋。市场机制相对成熟,有望在深化国有国有企业改革,完善激励约束机制,促进创新和活力方面取得新的突破。

李进说,对于国资委和中央企业总部来说,关键是“放”。为了对区域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进行全面改革,深圳需要赋予企业改革自主权。这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当务之急。

“沉阳位于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国有企业比较强大,市场活力相对不足,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很多。因此,通过深入实施改革,促进经济活力的进一步释放,迫切需要和动力来解决问题。 “傅一夫说。

沉阳市专项改革重点实现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目标,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进一步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和抗风险能力,坚持核心企业竞争力,全面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充分激发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活力。

傅毅夫认为,实施“综合改革试验”是进一步深化国有国有企业改革的新举措。目的是全面推进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改革。特别是具有不同气质的上海,深圳和沉阳,可以作为试点,增强国有企业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三个城市率先突破并设定基准,引领示范效应。它将为深化其他地区国有企业改革带来定向影响和经验,引导地方国资委和国有企业采取相应的有效措施。

主编:蒋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