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突袭暴风 谁为52亿MPS收购案买单?

?

作者张鹏辉秦章勇

风暴中的风暴群完全丧失了。 7月28日,风暴集团宣布,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冯欣先生被公安机关检获涉嫌犯罪,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虽然逮捕的原因尚未公布,但业内人士认为,冯昕因涉嫌收购2016年体育传媒公司MP& Silva(以下简称“MPS”)而被捕。这笔52亿美元的交叉不幸的是,边境收购被打破了。曾多次上交多家金融机构。

光大证券,招商银行和风暴集团已采取了很多举措,前合伙人现在已经直接面对“连锁”诉讼。风暴即将来临,谁将支付收购费?

光大,风暴和招商银行都参与诉讼“连锁集团”

2016年2月,风暴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暴风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投投资”)与光大利华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合作。 (以下简称“光大电会”)。动员52亿元人民币2.6亿元,发起建立规模为520.3亿元的工业并购基金上海昕鑫,其主要目标是收购MPS 65%的股权。

乘坐MPS是体育王国的大门。只有当暴风雨没有这么多钱时,Dip Xin基金的成立才成为开启MPS的杠杆。各渠道的资本家为该基金设立了一个复杂的“优先 - 夹层 - 劣等”结构:优先权为32亿元,夹层为10亿元,劣势为10亿元。冯欣本人提出了10亿元的低水平,但冯欣实际上没有拿出10亿元,风暴集团和光大资本分别投资2亿元和6千万元。

狩猎云网了解到,在交易策略的优先级策略中,优先级优先级享受优惠,优先级是享受保护。如果涉及损失,风险将降低,风险将低于劣势。优先级低于较低级别。相反,当你遇到损失时,你需要失去后者的水平。低级别的风险高于优先级,低级别的收入自然高于优先级。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Dip Xin基金的股东名单包括14名出资者,总投资额为52.03亿元。其中,投资最多的是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28亿元,是当务之急。其次,它是嘉兴永源股权投资基金的合伙企业,出资额为6亿元人民币。其他投资者包括上海爱建信托,光大资本,深圳科华资本等公司。

也就是说,根据当时的协议,风暴集团和冯昕承诺成为光大资本的底部,而光大资本已经给其他优先投资者带来了底部。但是,Storm表示回购协议是“仅有意协议”,没有法律效力,拒绝履行。光大资本成为最后一个“背锅人”。

2019年2月2日,光大证券宣布,在Diosin基金中,两个优先合作伙伴的利益相关者提交了一份光大资本《差额补足函》,主要内容是优先合作伙伴无法实现退出时,光大资本将承担弥补义务的相应差异。但是,目前,《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存在争议,光大资本的实际法律义务还有待评判。

业内人士告诉Hunting.com,光大资本愿意签署《差额补足函》,很可能符合招商银行的风险控制要求。招商银行可以出资近30亿元,还应考虑到协议的保障。

然而,这《差额补足函》给中国光大证券带来了沉重的债务。 2019年3月19日,光大证券计划累计预计负债和资产减值准备金总额15.2亿元。预计公司2018年净利润约为1.03亿元,同比下降96.6%。其中,预计负债估计为14亿元,相应的股权投资和应收款项折旧1.2亿元,超过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受子公司光大资本特殊风险事件影响,3月25日,上海证监局对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4月28日,薛峰辞去公司董事长兼董事职务。

风险加剧,光大证券,招商银行和风暴集团都砸了他们的口袋,并参与诉讼“连锁”。 2019年5月8日,上海协信和光大阳光“报告”暴风城集团,要求法院命令暴风风险集团因不履行股权回购义务而支付部分亏损6.88亿元,并延迟失利。支付的利息为6331.6万元,合计约7.51亿元。 6月1日,招商银行向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弥补差额的相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

收购MPS甩掉鸡毛

桩式诉讼的来源指向MPS的收购。

2016年,在暴风雨上市暴力之后,体育版权备受追捧。乐视体育融资的速度和规模并不相同。风暴集团也开始推出风暴运动产品。在资金的帮助下,风暴将关注海外成熟体育版权交易公司。

connect() timed out!据了解,由于谢新基金的各方在跨境收购方面没有太多经验,因此风暴集团和光大资本已聘请业内最高中介机构协助完成交易,其中中金公司为财务顾问。

此前媒体报道称,光大资本是MPS并购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光大资本投资总监,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童童,完成收购后,向同也接受了许多媒体采访,2016年11月翔通已成为冯欣体育(北京)有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由冯欣亲自控制,尚未撤回。

然而,由于涉嫌收受贿赂,向同已被公安机关逮捕。

风暴已经充满了漏洞

收购MPS导致52亿资金“向海外蒸发”,并拖累包括中国光大,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和爱建信托在内的中资财团陷入泥潭。据了解,由于中央企业子公司和金融机构的介入,案件的关注程度非常高。

然而,在冯欣被捕之前,风暴已经充满了漏洞。

当它在2015年上市时,首都急切地接受了风暴。它继续收获28个字和一个每日限制,并创造了39个每日限制盘。总市值一度突破400亿元,成为当年应得的股票。

但在短短的三四年里,风暴降到了谷底。 2018年,风暴遭受巨额亏损10.9亿元,同比下降2078%。期末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400万元,同比下降77%。

根据公司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测,预计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为2.3亿元人民币至2.35亿元人民币。如果根据半年度报告预测亏损,则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存在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负面风险,并将面临退市。

事实上,在2016年,风暴集团计划用2.6亿元动员52亿小时。当估值泡沫破灭时,该公司的市值从今天的370亿降至19亿。跨国并购带来的复杂性开始蔓延。根据暴风雨前的员工情况,收购MPS是暴风雨中最大的失败。当时,虽然集团内部有很多反对意见,但他们并没有停止收购。

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暴风城的净投资收益多年来一直为负。其中,合资企业和合资企业的投资收益并没有丢失第一阶段的收益报告。仅2015年年报报告净利润为1.13亿元。

业绩下滑与风暴中许多企业持续低迷有关。早期风暴非常受欢迎,但为了准备上市,当其他视频网站赶到APP时,风暴视频减慢了半拍,而且仅在2012年末。其他视频网站已经匆忙在网站和在线剧集中,风暴仍在寻找免费下载。

由于A股上市目标的利润要求,当各个网站因规模扩张而亏损时,暴风城集团从2012年到2014年连续三年实现净利润超过3000万。但是支付的价格是风暴视频的规模和版权。根据数据,风暴集团2014年的收入仅为2.52亿美元,而爱奇艺的收入为28.73亿元。

在表现令人沮丧的同时,风暴中也存在持续的问题。不久前,还透露了风暴电视解散工作组的消息。此外,风暴集团也被列入了不值得信赖的人名单。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风暴问题与之前的LeTV非常相似,即缺乏自我造血能力,而且业务线太长。一旦资本市场发生变化,现金流就会被打破,而且业务极其脆弱。

现在冯欣被困,失去领导者的风暴更加严重。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救援措施,风暴可能会跟随脚步。

然而,冯欣是一个只能依靠自己的人。

在冯昕被强制执行之后,Blueport Interactive的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王峰回忆说,当他第一次出来建立Blueport互动时,冯欣说了很多鼓励他。有一种说法,王峰有一个深刻的记忆。冯欣告诉他,不要以他曾经指挥过数千人的心态开创自己的事业。 “所有事情都只能靠你自己。”

今天,冯昕也完成了这句话,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