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十年发展剪影:靠科研硬实力从1.0时代迈入4.0时代

?

记者李冰

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移动支付正在加速将技术与市场整合的过程。

2019年,第三方支付行业迎来了新的发展节点,A股第三方支付机构第一股成功上市。作为改变付款方式的参与者,9月6日,Lakara Payment Co.Ltd.董事会秘书朱国海接受了记者采访,讨论了在付款方式下的“改变”和“不变”。新的蓝色海洋。

解决小型和微型企业

业务问题

在当今的中国,无论是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地区还是偏远村庄,“扫”等移动支付方式已经成为餐馆,购物,交通和医疗中最常见的日常消费方式。一。

但是,这种变化在十年前是无法想象的。十年前,付款方式主要是现金和银行卡付款。从Lakara的发展历程中,可以看到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的简要历史。

成立于2005年的拉卡拉(Lakara)经历了辛勤工作的1.0“土地开垦时代”。该公司的目标是帮助该国的便利店转移并使便利店更加便利。在1.0时期的积累之后,Lakara开始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2010年11月,它成为北京“三通”项目建设的重要服务和设备供应商。

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证券日报》,明确了移动支付公司的经营门槛,移动支付逐渐进入了金融监管的序贯。 2011年6月,央行发行了第三方支付许可证,包括Lakara,银联,支付宝和财付通在内的27家公司获得了许可证,并成为中国第一家获得许可的支付机构。

今年,Lacala获得了银行卡收据,手机支付,互联网支付和预付卡接受等国家支付许可证,并正式进入了商品获取领域,标志着该公司的发展进入了2.0时代。

2013年以后,随着智能手机在国内得到大范围的普及与应用,移动支付场景得以多层次开拓,移动支付用户量呈指数级增长。就在此时,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首的支付机构乘着移动互联网的东风迅速崛起。2015年,拉卡拉宣布迈入3.0时代。

朱国海坦言,在那段时期,“拉卡拉开始全面布局智能支付终端,拥抱移动互联网,实现对扫码、刷卡、NFC等支付方式的全支持,以及对各行业应用场景的全覆盖。”

与支付宝、微信支付通过余额宝及微信红包增加用户黏性不同的是,拉卡拉的布局重点仍然是“B端”,服务商户小微企业,为实体经济助力。

据朱国海表述,“当时拉卡拉开始为商户提供会员营销、增值金融服务等。”在3.0时期,拉卡拉完成了在收单业务上的飞跃式增长,“成为国内领先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银行卡收单位列行业第二”。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元。便民支付业务方面,已在全国371个城市的便利店内铺设了近10万台拉卡拉自助支付终端,2018年个人支付交易金额逾2800亿元。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分析师黄大智对《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记者表示,“拉卡拉是收单业务中的典型代表,借助过去几年移动支付快速发展的机遇,大量推广POS、聚合等相关产品,实现了交易规模的快速增长。同时,线下收单市场仍然具有广阔空间,商户数量和服务行业的深度等因素构成了竞争壁垒。”

2019年以来,支付机构的生存面临着极大地考验,“断直连”和备付金集中交存,让部分“躺着赚钱”的支付机构瞬间没了支柱收入。真正拼服务和产品的时代已经到来。

“业内将‘断直连’视作是第三方支付一个时代的终结,更是一个开始,脱离了‘躺着赚钱’的时代,支付机构在创新商业模式、服务经济的道路上,尚有很长的路要走。”黄大智对记者讲道。

“拉卡拉早在2019年1月初就已提前完成‘交易断直连’、‘备付金100%集中交存’、‘按要求撤销在商业银行开立的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等重要工作。”朱国海表示,“在原有完善的业务体系基础上,进行了资源投入并同步优化系统,在断直连之前就已有预案,实现了业务方案和清算通道的调整,在过渡期间(即切换到断直连服务期间),拉卡拉的商户账款结算等均未受到影响。”

针对目前的行业形势,朱国海表示,“拉卡拉的战略是继续扩大支付规模,从支付切入,跟那些我们认为有产业互联网基因的企业合作,利用互联网和SaaS服务,整合信息科技,连接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全维度为中小微企业的经营赋能,开拓更多超越支付的‘新大陆’,进入战略4.0时代”。

国盛证券分析认为,前期拉卡拉支付主要精力在于冲击IPO,增值服务压抑多年。预计今年开始逐步拓展增值服务,考虑到该类业务毛利率较高,未来或成利润增长爆发点。

科研实力

是下半场突围“钥匙”

拉卡拉之所以有如今的成绩,与过硬的科研实力和投入是分不开的。

长期以来,拉卡拉立足科技创新,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不断完善产研人才体系建设,“近几年,随着公司市场规模和商户规模的持续快速增长,为满足日益扩大的交易规模及服务需求,拉卡拉加大了产品研发、交易系统、清算和风控等方面的研发投入。”朱国海表示。

截至2018年,拉卡拉拥有114项软件着作权、41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5项。2018年拉卡拉研发费用达2.73亿元,同比增长41%。2019年上半年,拉卡拉研发费用超过1.4亿元。

“技术进步对支付机构起到驱动作用。在支付前端提供便捷的无感支付(声纹、指纹、刷脸、静脉、虹膜等)模式,在后台与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架构等技术相结合。支付科技的发展使安全和便捷同时提升成为可能。”黄大智对记者表示。

此外,在产研人才储备和体系建设方面,拉卡拉也从未放松。

朱国海介绍,“目前拉卡拉大规模引进专业化开发人员,并对存量人员进行优化,降低初级研发人员占比,引进大数据、私有云建设、风控系统建设、SRE建设的高端专业人才,提高骨干人员的占比和待遇水平。”

同时,在完善内部技术人员结构和能力的基础上,聘请在金融、支付方面专业能力较强的外部研发服务商,不断夯实研发能力。目前,已拥有专门从事收单业务系统建设、清结算系统建设与维护、大数据处理与分析以及移动互联网产品研发等的高效研发团队。

在产品研发及服务系统建设方面,拉卡拉开发出智能POS、收款宝、收钱宝盒、超级收款宝、智能收银机和拉卡拉Q码等各类创新型终端,满足不同行业商户的收款需求。

朱国海表示,未来,拉卡拉将继续加强技术研发、前瞻性研究能力,紧跟行业技术发展趋势,围绕中小企业和商户在规划、设计、建设、运营、维护等全流程的需求,推出适应不同区域、不同类型客户的支付创新产品和解决方案,强化支付服务系统和风控系统能力。

黄大智认为,支付机构在科技研发上投入具有必要性。“多数消费者追求的是便捷的体验,机构追求的是极致的创新,而监管需要考虑的是市场的整体发展,支付机构加大科技研发不仅有助于企业自身创新,还有助于企业安全发展。支付不同于其他行业,是整个市场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便捷确实是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但安全才是行业发展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