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陈碧英:当教师是我最大的幸福

从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出发,经过十多分钟的车程,到达了白玉明德小学。进入学校大门,就可以看到新的教学楼和宽敞的操场,孩子们在操场上快乐地玩耍。

“在过去几年中,国家非常重视农村教育。我们学校的环境并不比城市环境差。”初中数学老师陈必英边走边说。 “这是留守儿童的家。这是多媒体教室。这是图书馆。孩子们可以自由借书,还可以学习钢琴和象棋.”

从1998年开始工作以来,陈必英已经在农村生活了21年。她说:“我在一个孩子和另一个孩子的成长中度过了21年,亲眼目睹了农村教育的巨大变化。我相信农村教育将迎来更美好的未来。”

陈必英刚加入工作时,就去了蓬安县石孔中央小学任教。陈碧莹回忆说,这是她第一次从蓬安县到石孔乡。汽车在颠簸中挣扎,爬上陡峭的山峰,最后来到平坦的土地上。一群孩子跑出教室,围着陈必英,称“老师好”。

“那一刻,我只觉得鼻子发酸。”陈必英说:“我觉得我是老师第一天最快乐的人。”

陈必英被送到石孔中央小学的四个村子里教书,那里的条件更加困难。 学校是一座小寺庙。这座小庙是由tiles和瓷砖制成的。在岁月的侵蚀下,它将是晴天。它会变成高温烤箱,下雨时经常会漏雨。老师必须步行20分钟才能去中心学校。吃完饭后,他赶回村庄上课。

“我在县城附近长大。刚上学时,我真的不适应生活。”陈必英说,但是看到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和对生活的热情,他们觉得一切都值得。

“事实上,我母亲有机会在一个更好的地方工作,但她放弃了。”陈碧莹的女儿说,她的母亲不能承受白玉镇,不能承受学生。如果她离开了,她的母亲将失去她的幸福,因此她总是坚持到乡村学校读书。

2012年冬天的一个周末,陈必英和家人共进晚餐。她突然接到学生潘丽华的电话。潘丽华在电话中要求她提供几种几何样张的解决方案。陈碧莹放下餐具,并仔细地向电话解释。半个小时后,学生仍然没有弄清楚。她选择把老师送到门口。陈必英的家距离潘丽华的家有30多英里。陈必英耐心地解释说,直到潘丽华完全理解了,她才感冒离开。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

潘丽华从小就是个留守儿童。陈碧莹不仅在学习上耐心地提供咨询,而且一生都在照顾她。潘丽华说:“陈先生总是像母亲一样照顾我,爱我,给我母亲的温暖。”

在农村学校,有许多留守儿童。陈必英对他们感到沮丧,并且总是帮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学习和生活。当这些孩子快乐时,她也快乐。当这些孩子难过时,她总是比孩子更难过。

“陈先生就像一个档案室,里面装满了每个孩子的档案。当一个孩子学会了一个问题时,她拿出一个学习档案来解决这个孩子的问题;当这个孩子生活困难时,她将拿出生命档案,解决孩子的生命问题。”与石壁中心小学的陈必英一起工作的王继波说。

“陈先生,我被一所主要大学录取了!” “陈先生,我是酒店的厨师!” “陈先生,我也是老师!” .陈必英先后在石岗中心小学和白玉明德小学任教,并用21年的时间为农村教育提供了一盏灯,火光灿烂,生活充实。无尽的。陈必英教的许多孩子长大了。他们担心陈必英。有好消息时,他们将首次与陈必英分享。

对于陈必英来说,无论她教哪个孩子,她都坚持要教育每个孩子的生活。她说:“孩子是在学校还是毕业,只要孩子有需要,只要我有一定的参考经验,就应该与他们分享和交流,否则我就是一个无能的老师。”/p>

“现在的条件更好了。孩子们不仅有更好的教室,而且还有与时俱进的老师。”陈碧莹说,当老师是她最大的幸福时,她必须尽力做到这一点。好老师她总是能自我激励,向同事学习,向学生学习以及向有经验的人学习。陈碧莹在白玉明德小学的同事李芙蓉说,陈老师一直很忙,学习先进的教学技巧,学习先进的管理理念,并学习最新的心理咨询方法。她几乎全力以赴地实现了自己。教育理想。